新御书屋 > 都市言情 > 大小姐她是个假货 > 补汤again
  饭桌之上,只有沉回面前有两盅炖汤,这区别对待陆渺尘一眼就明白。
  想起上次恐怖的经历这次她可学乖了。抢着就喝了下去…
  “好家伙,尘尘你怎么都喝啦?”
  陈姨从厨房出来就看见她拿着沉回的炖汤吨吨吨…
  其他人都还沉浸在白时亦的事情上一下没看住。
  陆渺尘一脸人畜无害:“喝啦,哈哈哈陈姨我口渴。”
  “这孩子,口渴也不能这么喝啊!海参汤喝没啥,可这盅是鹿鞭!怎么能随便喝?!这得沉回喝才行啊!”
  女孩尴尬一笑:“哎哟,不是说好了不给阿回喝这些了吗?而且他现在意识还在十六岁呢,那样不太好哈…”
  陆渺尘心想,自己这次绝对不能再挖坑给自己跳了。
  沉回装傻:“姐姐,我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喝鹿鞭汤壮阳!不过我为什么要壮阳啊?难不成我阳痿?”
  老太太一时盯着陆渺尘,女孩哑口无言。
  这听着像是沉回失忆之后就没做过那回事了?
  原本他在孩子的事情上就艰难,这下更是惨了。
  “沉回你闭嘴。”
  陆渺尘极力捂着他的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有勇气在饭桌上拿这种事出来讨论的。
  瞬时一家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沉回的身上。
  白老爷子明知道这是孙子的诡计,为的只是帮他大哥躲过大家的批斗而已:“闭嘴吃饭,这些事情两夫妻关上门再说!你这样是想气死你大哥啊?”
  看着两人打闹,白时亦心里确实不好受。
  沉回才反应过来:“大哥对不起…我脑子撞啥了…不要介意…”
  好不容易撑到晚饭结束,陆渺尘自觉得不对劲,浑身发热汗流浃背。
  “姐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沉回明知故问,补汤他最熟悉了,眼前陆渺尘又是出汗又是口干舌燥的样子明显是补的太过度需要泄泻火。
  陆渺尘白了他一眼,扯着人进了房间。
  “我还不是为了你么?那两盅补汤你喝下去还得了?”
  女孩娇娇软软地蹭进沉回的怀里道。
  沉回用拇指在她的嘴唇上摩擦,她有些享受这一秒的温存,凑上他的嘴唇想要索吻。
  可沉回向后退了一步,他越是往后退陆渺尘则越想要靠近,像是迷了心窍一样地对他的唇上瘾。
  “大小姐,你喝的是补汤又不是春药…”沉回的话让女孩足够难为情。
  可陆渺尘已经很习惯与沉回的这些口头羞耻的小情趣:“好啊,你不想就算了。我现在热得很,我要去洗个澡。”
  说罢在他面前用最缓慢的动作拉下连衣裙的拉链,毫不忌讳地把美好的身姿展现在男人的面前。
  沉回咽了下口水:“你别勾引,我今晚还有工作。”
  “我没有啊…在自己老公面前不用害羞,这是你教我的。你那么害怕干嘛?你又不是真的阳痿。”
  陆渺尘头也没回入了浴室。
  沉回揉了揉脑袋…真不应该闹这一出,现在进退两难,只恨不得立马结束工作,可偏偏事情就是那么矛盾的。越是想快些完成就越是出错。
  电脑偏偏宕机,刚弄好的平面一下全部不翼而飞,好死不死还忘记备份。
  原本那么低级的错误是不应该发生的。只是他看着陆渺尘的胴体就在自己面前的床上,她洗完澡只穿着宽松的小短裤和一件t恤趴在床上玩手机。旁若无人地晃着那双大白腿。
  从沉回的角度看过去正对着她的身体,而她背对着沉回完全无视他火辣的眼神。超短宽松的短裤可窥隐秘,身上的上衣包裹着饱满的软团,不用想都知道触感是有多好。
  从女孩趴着的动作可见上身没有任何内衣的勒痕,这说明什么足够男人想入非非。
  沉回觉得自己不喝补汤都要流鼻血了。
  此时的陆渺尘其实正压抑着自己狂跳的内心,也不知道这些补汤是怎么回事,疯狂出汗就罢了,连心跳都无法控制。不知喝了多少冰水仍然没有办法平复。
  见沉回还在改图,键盘声响个不停她的心就更乱了只能背对着他不让他看见自己脸上的潮红。
  不知道过了多久,困意来袭。女孩手里的手机顺势滑落让沉回知道她已经睡着了。
  陆渺尘呢喃着翻了个面寻找最舒服的姿势,可是因为睡着前并没有扯过被子盖着。如此一翻身上衣微微掀起。高耸的起伏完全落入沉回的眼中。
  这还能忍?能忍不是男人。
  什么平面图什么功能分区什么力学概念现在对于沉回来说都是狗屁。不是那么着急的工作能拖就拖吧…他光着脚走到床边生怕将睡着的陆渺尘吵醒,坐在她的身边以俯瞰的角度观赏女孩的美。
  微张的唇以及脸上泛起的红晕都似在诉说着她体内的火热,身上绿色的短袖上衣是很柔软的料子,可也比不上她的肌肤柔嫩。
  轻薄软和的上衣很贴合她的身体,完全勾勒出美丽的线条,以及凸起的玉乳之峰。
  只消逗乳调酥,瞬间那人儿便会颤动不已。敏感而又让人沉迷不已。
  微露粉软,加之动作舒展肆意让沉回爱不释手,只是很克制不敢用力抓握。那么可爱的睡脸他还想多看一会。
  陆渺尘在沉沉的梦想中忽而感受到一阵奇怪的震动,梦中更加加大了观感,像是地震一样。
  “地震啦!阿回!”
  女孩突然睁眼,但哪里是什么地震?
  不过是男人正在替自己泻火,而那物正对着女孩的脸。睁眼就看见壮观的一幕自然是会被吓到的。
  她的惊叫和害羞让他释放,浓白的稠物糊住女孩的脸。
  “呜呜呜…你干什么?沉回你个大坏蛋…”
  女孩委屈地被弄了一脸,瞬间哭了出来。只是这委屈并不是因为被弄成这幅可怜模样,而是为什么他不碰自己,而选择了自己解决?
  沉回见她哭总是心疼,一把搂紧哄着:“好了宝贝对不起,把你弄脏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帮你擦掉好不好?”
  沉回手边没有找到纸巾,用手就要擦掉,陆渺尘拉着他的手。指尖沾满了浓稠的液体,女孩想都没想竟用温热的唇包裹着。像是品尝美味一般:“阿回才不脏…我喜欢…”
  一股甜腥的味道在嘴里蔓延,丁香小舌还在不断吮着他的手指。温温热热的,沉回能感受到一股吸力,这和她的身体很像,不知疲倦地总爱索取。可架不住小身板人菜瘾大,总是会被弄哭。
  “别吃小傻瓜…”
  沉回虽然那么说,却笑得灿烂…这大宝贝可太会讨人喜欢了。
  “我就要吃!”说罢自己伸手抹了点又塞进自己的嘴里。
  “那为什么哭哭呢?既然那么喜欢老公的…”
  女孩吮着手指,一幅贪欲的样子:“因为觉得委屈…阿回没有叫醒我,没有给我……你偷欢还在我的面前…”
  沉回这才明白过来,含住女孩的香唇,两人口腔中满是交织的液体,他吻得不愿意放开,就连说话都粘着她的唇:“原来是这样…大小姐你知道的,你老公没那么逊,一次而已很快可以再给你…”
  “嗯…”她靠在沉回的胸前,整个人是一副依赖的样子。身上的衣服被沉回拉起穿过头部。
  坏心眼的沉回见衣服扣在身后有固定的效果,于是趁女孩不注意将衣服推到手腕处又绕了几圈。
  陆渺尘这才发现这样放在身后的双手已经被那件柔软的衣服紧紧包裹,自己的身体也就顺势弓起,给人一种‘欢迎随意品尝’的感觉。
  太羞了…双手不能乱动又被迫做着奇怪的动作。
  而沉回只捧着人在自己的怀里,看了又看。再次触碰的时候已经汗湿淋漓,处处潮湿。
  “害怕吗?”沉回不想强迫陆渺尘,只是试探性地固定双手,其实如果陆渺尘不愿意随时手一缩就能逃脱出固定。毕竟那件衣服实在柔软,起不到什么震慑性的作用。可是在心里上就是臣服的意味。
  “不怕…”她甚至晃动着自己的身体,犹如波浪般摆动晃荡。
  沉回一次次沉浸在观感的极致体验上。陆渺尘全盘接受他的热情,无力也无意反抗,即便是哭着喊着也没有说要停下。
  而是一次又一次用身体告诉他,需要被完全填塞。
  ……
  男人久久不愿意退出,压在女孩的身上不断吻着。
  陆渺尘呢喃着:“我还想要…”
  沉回笑得阴沉,退出身体后又送入樱桃嘴。原本是沉回的捉弄,可这小人却盲目地接纳反而一脸享受。便是眼角含泪也没有想要吐出来,只是不管不顾地吐纳,哪管什么窒息?
  忍受最终迎来享受,陆渺尘沉迷于被操纵的兴奋,情欲疯狂膨胀达到最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