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综合其它 > 脑洞大全 > 有口难言5
  一夜过后。
  空语醒来一摸身上已是穿戴整齐但并不是僧袍而是寻常男子所穿的样式配上他光溜溜的脑袋颇有些不搭。
  羡繁不知所踪火堆也凉了好久,空语有些焦急不管不顾的出了洞口结果一脚踏空。
  刹那间一个身影闪过一把揪住衣领把他提了回来。
  往下一看是万丈深渊刚刚踩过的地方还有几块碎石零零碎碎的坠落,空语惊的一身冷汗。
  “不要乱跑。还是把你束起来好些。”
  说罢羡繁又要将他束住,空语连连摆手还怕她看不明白又一个劲的摇头。
  ‘我!我刚刚没看见你以为你走了!情急之下才没看路……你别捆我了……’
  因为一把他束住他就会回想起昨晚的荒唐事下身肯定会控制不住。
  “我只是出去转了转没有走。你别跑了这里摔下去你就会死。”羡繁面无表情的说着关心话显得十分怪异偏偏空语听着十分顺耳脸也红了。
  ‘这里这么高我们怎么下去啊。’
  空语心有余悸扶着洞壁小心的挪到洞口往下看,山间凛冽的风吹起又吓了他一跳。
  羡繁也看了一眼显然她觉得不成问题。
  ‘我从来没在这么高的位置采过药,说不定会有更多的珍贵药材!这样很多疑难杂症就能治了!’
  空语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可高兴过后又担心如何下去的问题。一旁的羡繁看见空语开心的样子很是满意,也不自觉的学着样子浅浅微笑起来。
  “我带你下去。”
  空语没有听清有些疑惑的回头下一秒就被抱起然后一起跳了下去。快到空语都来不及尖叫,脚沾地后才一阵腿软险些栽倒。
  羡繁平静无波的脸上此刻也挂着一幅“我厉害吧”的表情。
  ‘……姐姐的武功出神入化……太厉害了。’
  得到想听的赞扬羡繁点了点头。
  空语强忍着腹部的不适直起身,他眯了眯眼睛看见不远处草丛间几棵长着紫红色小果的植株,然后他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冲过去。
  他发不出声音可肢体动作和表情足以展现他的欣喜和激动。空语抚摸着植株的叶片,一摸腰间自己踩草药的工具都没了。
  “给。”
  羡繁拿着腰带上面带着一串布囊里面装着不同的采摘工具。
  原来她没把这个也烧掉。空语微微一笑接过腰带熟练的绑在腰间掏出一把铜剪小心的将植株顶端的几寸枝叶剪下来放进口袋里。
  他兴奋的向羡繁展示一激动还做了手语。
  ‘这是赤晶草!古籍上提到过可治脑内疾病!’
  ‘这有好多!我以前……我以前从未爬到这么高处!若我能再努力一点……’
  若我能再努力一点婶婶也不会走了。
  空语紧握赤晶草眼中蓄满泪水。空语念的婶婶是往日来奉国寺上香的香客,她嫁给了不远处村落的一户农家汉。她年轻时与佛结缘所以即使嫁为人妇也要坚持到居住地的寺庙上香上供,她是看着空语长大也总偷偷给空语带吃的。奉国寺规模不小修行僧人少说也有二叁十人之多,空语是个哑巴总是被忽略经常饿肚子。婶婶一片善心便隔个两叁日带给他粗粮饽饽或是香甜的米糕。
  可惜去年脑内染疾不治而死。死时痛苦万分一双眼瞪得老大死不瞑目,空语医术不精也没有对症的草药束手无策眼睁睁的看婶婶死在榻上。
  空语吸了吸鼻子抹干净泪水又将剩下的赤晶草悉数剪下包裹好放进随身携带的囊袋里。
  羡繁沉默的看着情绪变化如此之快的空语若有所思。
  “你在难过。是因为婶婶的死?”
  空语点了点头又马上摇头。
  ‘我不难过了,如今有了草药能救更多的人婶婶也会开心的。’
  羡繁不解,她实在无法理解空语复杂的感情和情绪。但他提到救人便会开心倒是能理解。
  “你还想要什么草药?北辰也种了不少花草肯定有你需要的,我去摘来给你。”
  羡繁一把扶起蹲伏在地上的空语盯盯的看着神色认真,她眼神澄清不掺任何欲念可偏偏把人盯得不好意思。
  空语自动忽略了话中的“北辰”。他脸上红晕退不去又不想羡繁为自己多费心,最终还是拒绝了她的一番好意。
  有了羡繁的帮助此次采药的进度快了许多一天的时间就收获了足够多的草药其中还有不少从未采集过的珍惜物种,这都多亏了羡繁。空语眼睁睁的看着她逮住一只山里的野兔提着脖颈肉似乎是在沟通,然后便领着他二人找到了许多草药。
  空语是好奇的,他有太多问题和不解。羡繁不似凡人可如若真是如此那岂不是很快会离自己而去?空语一想到这里便有些惆怅,也无心纠结羡繁施展的“神技”。尽管如此他还是笑吟吟的,他也有些揣摩到羡繁喜欢自己笑或者说喜欢看到自己高兴。
  空语望着被塞的满满当当的背篓有些犯愁,因为他刚刚尝试背起来结果失败了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沉。
  一旁的羡繁蹲在地上和领路兔子做最后的交流只见兔子的小鼻子抖个不停上半身直立起来后面漏出小半截尾巴也时不时地抖动。空语说不了话就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盘算着将那些药材留在山上掩埋掉,否则这一篓救命药真的背不回去了。
  “你需要的草药都采够了吗?”
  空语回过神来朝羡繁笑了笑,兔子已经不见了。
  ‘……够了,但恐怕得舍弃一部分这些太多了……我背不回去。’
  “哦。我来帮你。”羡繁说完上前单手就将沉重的背篓提起如同提那只兔子一样简单,空语怎么好意思让羡繁一个人做苦力急得嘴中发出难听的音节然后又赶紧闭嘴。
  羡繁在前面走察觉空语没有跟上以为他还有别的事要做回头疑惑道:“不走吗?”
  空语抿了抿唇随后又快步跟上心里暗暗发誓回去一定要好好犒劳羡繁。可他又会什么呢?身上的钱也不多镇上最好的饭馆他也请不起。
  俩人一前一后一路沉默也不知羡繁领的是哪条路,原本要走一天一夜的山路才能到山脚结果走了小半天就到了。空语一路闷头跟着都没有注意直到看见几户农家炊烟才反应过来已经出了山林很快就到奉国寺了。
  “空语?!你不是上山了吗?怎么……”
  寺门前的空念也是吓了一跳,往常至少也得五七八天人才能回来这前前后后也就两天怎么就突然回来了。空念以为是受了伤赶紧迎上去前后查看了一番。
  “你的僧袍呢?可有受伤?”
  空念比空语年长十多岁是除了方丈之外最关心他的人如父如兄,最近空语实在反常现在一身僧袍都丢了实在古怪。
  空语扶住空念又连忙打着手语:(说来话长……但是我已经采完药材了!就在……)
  空语回头想要寻找羡繁可身后只有一筐靠在门根儿的药草,至于羡繁早就不见了。
  这样也好,只有自己能看见她也好。
  “这……这都是你采的?!”
  空念快步上前蹲在地上震惊的翻看着筐内的药材显然他是不信的。
  (我这次走了不一样的路……就发现了许多药材……确实是我背回来的。)
  空语越说越心虚手语都有几处打错了,空念眉头紧皱将手中的药材放下沉默不语。
  “……你快些换回僧袍吧方丈看见会罚你的。”
  说完空念就艰难的拖起药草筐往后院禅房走。药草筐十分沉重他一度没拖动将手里的草绳缠绕在手上几圈继续发力才拖动,这么沉一筐空语却说是他自己背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