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 耽美 > 迷途 > 第四十九章“是不想签,还是不想要?”
  沉念骐醒的时候,乔兮早已经上戏去了,他伸手摸了摸早已凉透的另一边,看着微微凹陷的枕头,捻了捻指腹,感觉自己烟瘾犯了。
  《迷途》拍摄进行得十分顺利,简直可以用天时地利人和来形容,2月开机,5月底就杀了青。
  这几个月除了每天的拍摄,乔兮的行程可谓一整个拉满,毕业论文,商务合约内的活动站台,毕业答辩,甚至还硬是挤了一点时间出来瞒着所有人去参加了几场考试。
  今天终于杀青,乔兮疲,小杨也累。
  “公寓好久都没住人了,昨天已经找人打扫了。”小杨拎着行李走在前面,按开电梯,进去后看乔兮低着头在回微信,就伸手挡了挡电梯门。
  乔兮回完消息,才看着小杨问:“后面还有行程么?”
  小杨想了想说:“还有几个商务,都是年前接的,2月吴总就已经同步暂停你的商务接洽了。有几个红毯邀约但是没拒,吴总的意思是看你”她顿了顿,语气明显的有点低落了下去:“乔兮,你不打算续签合同了么?如果……”
  电梯上行速度很快,也就十几秒的时间,就“叮”的一声提示到达目的地。
  没有如果。
  乔兮笑着看着她,没有回复,伸手搂了搂她的肩说:“你直接回家吧,我自己收拾就好,好好休息。”
  她从小杨手里接过行李箱,朝她挥了挥手。今天回来她没跟沉念骐说,沉念骐说要去接她也被她找理由拒绝了,即使不看财经新闻,听小杨时不时跟吴可为打的电话乔兮也知道沉念骐最近一直很忙。
  她输入密码“嘀”的一声,推开门的瞬间愣在了原地。
  沉念骐坐在那张小牛皮沙发上,像是等候已久,他笑着看着她,轻声说了句:“过来。”
  乔兮把行李箱放在门口,眼睛高频地眨了两下,心跳加速,她愣愣地走了过去,沉念骐拍了拍大腿,乔兮顺从地坐了上去,沉念骐揽着她的腰把她横抱在怀里。
  “杀青了?”沉念骐问。
  乔兮靠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累不累?”沉念骐的声音很温柔。
  乔兮把手放在他的衬衫扣子上,一下一下拨弄着锁骨下面那颗蝶贝纽扣,从嗓子憋出个:“嗯。”
  “后面还有行程么?”
  乔兮想要点头,但迟疑片刻说了实话:“还有几个商务。”
  沉念骐点头说:“知道了。”
  他抓过乔兮的手握在手里,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
  乔兮心猿意马的闻着他身上熟悉的香味,笼在他的气息里,她想他还会继续问吗?问她到底什么时候杀的青?问她为什么拒绝?问她为什么撒谎?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问她为什么不回上和园?
  可是沉念骐什么都没问,不得不说大多数时候乔兮都很怕沉念骐,以往怕他不喜欢,可现在怕他太在意。
  她想他是不是发现了?
  想到这个,乔兮猛地仰头,看着沉念骐,她很久没有以这个角度看他了。
  拍摄迷途的这几个月,沉念骐来探过几次班,可乔兮总是很忙,但不妨碍他们一如既往地抓着那么一点点时间,在酒店接吻做爱,只要沉念骐要,她就给,哪怕第二天拍摄强度大得要死,她依旧能够说服自己敞开自己,献祭式的去拥抱他。
  初夏的阳光很烈,明晃晃的跟光刀似的锋利,乔兮被晃得微眯了眼。她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很难过,很难过。
  沉念骐那一双桃花眼跟她对上,那双眼睛沉似深井,他抬手轻抚乔兮的脸,像是抚摸一个艺术品,从眉到眼,从眼到唇,深井似的眼睛里渐起波澜,他看她眼尾发红,却不问她为什么。
  他们两个向来不怎么沟通,很少说话只会做爱。
  那张看不厌的脸终于有了点变化,他俯身在她眼睛上落下温柔的一吻:“晚上记得回家,柳姨做了鸡汤,给你补补。在家好好休息两天,后天晚上把时间空出来,约了几个人,一起吃顿饭。”
  沉念骐走了,乔兮看着沉念骐离开的背影想了很久,她想,沉念骐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上和园怎么会是家呢?
  吃饭的位置是郑楚定的,一家需要很难定的法餐,乔兮以为是陪沉念骐出席个商务应酬,毕竟有权有势的大佬们都喜欢干这种事,花大价钱包养的小情儿,不拿出来秀秀,那不纯属亏本生意吗?沉念骐以前也让她陪着去过几次这种场合,但是后来慢慢的就不让她去了。
  可到的时候倒是属实有点意外,因为她看到了吴可为,看到了小杨,看到了非凡的法务,以及叁四个以前从来没见过,但看气度,无一不是精英。
  沉念骐最后到的,他刚刚开完一个会赶过来。
  包厢是个圆形全玻璃建筑,周围绿植环绕,隔绝了所有视线,这里就像是一小方天堂,中间的长条桌上方,一根根如水滴般坠着的水晶灯高低错落像是一条流动的银河,撒着星星点点暖光照亮了整个空间。
  乔兮跟沉念骐在中间位次面对面坐着,其他人也依次落座。
  那几个陌生的人依次自我介绍,从国内第一梯队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到顶尖财务工作室总监,再到顶级公关公司vp,知名4a广告公司高管,听完乔兮才惊觉这哪里是应酬,这明明就是一个顶级团队的首次会面。
  沉念骐只是微微点头致意,他全程看着乔兮,乔兮如坐针毡,她不知道沉念骐这是什么意思,可沉念骐什么也不说,乔兮又看向吴可为,可吴可为只是很平静的回视她,然后笑笑,示意她先吃饭。
  菜一道一道的上,沉念骐跟那几个人时不时聊几句,有他们经手的经典案例,有针对娱乐圈现状一些爆点事件的看法以及处理意见,由点到面,落到他们手里,无论多麻烦的合同问题,舆情风险,下作手段在他们手里都像是小孩儿瞎闹,任何一个艺人团队要是能搭上这么一群人,何愁不稳步跻身顶流。
  这不是要建一个团队,这是要建一个堡垒。
  “已经有几个资深编剧,导演在谈,团队预计6月下旬就能组建好,后续的事情就仰仗各位帮忙看顾了。”沉念骐一边漫不经心的切着碟子里的牛排,一边语气平淡的跟那些人聊着。
  嘴里的牛排软嫩多汁,可乔兮却味同嚼蜡,她全程埋首吃饭,不置一言,可她却听懂了,也看明白了,她咽了咽口水,努力扯出个笑,看着沉念骐说:“沉总,我的合同9月就到期了,你不必……”
  “9月到期可以续,不想续非凡就直接组独立工作室,架构独立于非凡之外,你有充分的独立自主权。不想接的商务可以不接,不想拍的戏可以拒绝,只要你想什么样的戏你都可以拍个遍。合约到期今天就可以签合同。”餐刀握在手里,抵在指腹,沉念骐不让她也不准她继续说下去。
  气氛一时凝滞,非凡法务在针落可闻的情况下,颤巍巍递出一份合同给到乔兮。
  乔兮看着那厚厚一迭合同,甚至可以想象条款能细致到何种程度,条件应该也十分的诱人,任何一个艺人看到都会毫不犹豫立即签字的程度,可她还是看着那双眼睛,放下手里的刀叉,抖着嗓子固执道:“我不想签。”
  沉念骐看着她,眼睛里是晦涩不明的情绪,看不出是愤怒还是难过,他笑了,笑得一点都不风流,一点都不倜傥,甚至还有些许吓人,他问她:“你不是喜欢拍戏么?”
  她对他从来顺从,可这一次却固执到可怕,她依旧重复到:“我不想签。”
  “是不想签,还是不想要?”或者想离开,早有预谋,伺机而动,所以不要他给的家,不要他给的爱,只要他给的她通通不要,她在躲,她在避,殊不知她那些自以为隐蔽的小动作他早就看得清清楚楚。
  嗞啦一声,那块包着缠着的布一举被撕开,那些压着、忍着、堵着、憋着的话终于还是问出了口。
  这显然已经超出了其他几人能听的范畴,生怕一朝不慎听到什么不该听的大佬秘辛被灭了口。吴可为面不改色像是早有预料,小杨面色郁郁,埋着脑袋跟在吴可为后面。大家都利落的起身,跑得很快。
  餐刀来回磨蹭,指腹早就磨出了一道血口,鲜红的血液顺着刀口挤出来,好一把秀气的铡刀,十指连心,刀刀往最痛的地方扎。
  乔兮看着那染血的餐刀,垂下了眼,她该心疼,她该低头,她该妥协,可她再也受不了这种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受不了他总是看起来很爱她,可她害怕,害怕酒店,害怕他出现在剧组,害怕一个转头任何一个女人都可能是他的姘头。
  他不想好好爱她,却总想困住她,用性,用权,用势,唯独不用爱,人心非铁非钢,扛不住一次又一次的狠敲重锤。
  她说,沉念骐,我累了。
  沉念骐冷冷地翘了翘嘴角,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痛,他扔了餐刀笑言:“累也受着。”
  床上的那点交流让他们对彼此并没那么了解,却阴差阳错的用自己的方式给了对方最痛的一刀。
  好好一顿大餐,食不知味,不欢而散,一道闷雷落下,还没夏至,但是夏天好像提前到了,一切都不对,所以闷热,潮湿,难受。
  =================================
  沉念骐:她还想我怎样??
  吴可为:看透一切,男的都傻逼。
  今天就更这一章吧,本来想说再更一章的,发现今天也就只能码出这么点,明天就该真破了~